五年磨剑
追梦历程
 
 
ARJ21 追梦历程
大场·阎良·北美·成都


起飞在大场

  大场镇,位于上海市区北部。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坐落于此。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2008年11月28日12时20分,此时此刻,一架蓝白相间的飞机正静静地停在位于上飞公司北侧的大场机场跑道尽头。12时23分,随着时任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张庆伟下达放飞命令,ARJ21开始滑行、加速,滑至600米左右时,飞机如雄鹰展翅般腾空而起。在天空翱翔61分钟后,飞机安全返航。至此,ARJ21首飞圆满成功。

  飞上蓝天,才是硬道理
  张庆伟(时任中国商飞公司董事长):对于不断发展壮大的中国民机产业而言,只有飞上蓝天才是硬道理;只有坚持中国特色,体现技术进步,才是制胜法宝;只有坚持开放合作、密切配合、大力协作,才能大有作为;只有坚持安全第一、品质制胜,始终赢得市场、客户和广大乘客的青睐,才是至高追求。


图一:2008年11月28日,中国首架自主研制、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
新型涡扇支线客机ARJ21-700飞机首飞成功。


图二:ARJ21-700飞机
进行大侧风试验试飞

图三:ARJ21-700飞机
进行结冰试飞试验


   金壮龙(时任中国商飞公司总经理):ARJ21-700飞机首飞圆满成功,是探索我国民用飞机产业体系的一次新突破,是我国民用飞机项目管理模式的一次新探索,是培养造就我国民用飞机研制人才队伍的一个新平台,是新时期航空报国精神的一次新实践。

  杨利伟(航天英雄):这是一次漂亮首飞,飞机操控性能好。我到驾驶舱亲自感受了一下,ARJ21-700飞机的驾驶界面集成度很高,仪表显示简洁。我认为它体现了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的成果,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工业化程度。

  刘大响(中国工程院院士):今天是个好日子。ARJ21飞机首飞成功,迈出了我国自主研制大型客机的第一步,也是最好的一步。ARJ21成功首飞,说明我们已经解决了很多飞机制造中的关键性技术问题、质量问题。此外,包括ARJ21争取适航证的工作等,都为我国继续研发大型客机打下了很好的技术基础和商业基础。

   赵 鹏(ARJ21首飞试飞员):今天的第一次飞行是相当完美。这是我驾驶的第30种机型,ARJ21-700飞机在操控中自动化的集成度相当高,操作界面简洁,实现目标很容易。我们的飞行机组几乎和中国的民机事业是同龄人,这一刻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激动的,对中国的民机事业来说也是向前跨出了一大步。我感到光荣和自豪。

  王金大(“运十”首飞飞行员):我感到十分欣慰和激动,希望ARJ21-700飞机能够翻开中国航空工业崭新的一页。

  王 俊(原上飞厂副总工程师):从运十到上飞厂与美国麦道飞机公司合作生产MD82/83、MD90飞机,每一次飞机试飞,我都会到航调楼来。时隔28年,终于又一次看到了中国人自己研制的客机从这里飞上蓝天了,心情无比激动。飞吧,飞吧!

攻坚在阎良

  在中国西北有一座小城,叫阎良,这里是名副其实的航空城。2009年7月15日,第一架ARJ21降落于阎良机场,拉开了阎良外场试验的序幕。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待就是六年。六年来,投身项目的人走过了怎样的历程?经历了哪些艰辛?又有怎样不为人知的酸甜苦辣?让我们一起聆听来自试飞一线的故事。

  妈妈,欢迎你到我家来
  7对新人,今年一起在阎良办酒,这是阎良外场试飞试验团队办的一场集体婚礼。其实,有的算不得“新人”,有对夫妻孩子都2岁了,因为试飞两地分居,酒水一直没空办。

   类似的例子不少。在阎良的中国商飞试飞团队中,年轻人居多,“三个没空”是普遍现象:没空谈朋友、没空结婚、没空生娃。

   他们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从上海过去时,很多人以为顶多一两年就能回家,没想到日历翻过了一本又一本。

   阎良的员工多数学工科,平时家里来电话,对话常常是两段:“好吗?”“好!”“忙吗?”“很忙。”上海的家属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忙,有人还奇怪现在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单位,还是国企,长年累月要在外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去年夏天,外场试验队组织了一场探亲活动,70多个家庭,来看看他们究竟在忙什么。在工作岗位上,工科汉子跟家里人终于有了沟通渠道。当然也有“女汉子”,一名女工程师孩子快上幼儿园了,她偶尔回家,宝宝竟然说:“妈妈,欢迎你到我家来。”

  一个终于可以回家的冬天

   西安阎良航空城,试飞大院的又一个冬天到来。空气里弥漫着羊肉泡馍味道的小城里,许多“外来客”已经不大记得起上海冬天的气味。

   ARJ21上海首飞后的6年里,飞机走南闯北,去过中国最冷、最热、风最大、最潮湿等气候极端的地方,去年还远赴加拿大万里追冰,绕北半球一圈。但阎良一直是最重要、做试验最多的大本营。

   夜里的机库没有暖气,走进时不免会让人冷得缩脖子。四五名工程师正在ARJ21边忙碌着,爬上爬下,不曾注意到有人进来,也许是习惯了机库里悄无声息的一个个夜晚。

   不过这些个冬夜不大一样,安静的大院里多了种情绪:归心似箭。回家的日子,已经可以用“天”来计算。

  “爷爷辈”带出“孙辈”徒弟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阎良外场试验队里,年轻人是主力军,还有20多位70岁上下的老兵,都是来自上海大场的上飞公司。于是外场试验队里,“爷爷辈”带“孙辈”是试飞前期最特别的情形。

   66岁的老师傅倪国民参加过“运十”研制。“运十”下马后,原上飞厂一度陷入困境,他在国内没活干,只好去新加坡修飞机。

   ARJ21试飞开始后,老人家义无反顾,回到上海,又转赴阎良。

   2011年底倪国民回过一次美国的女儿家,去带外孙。女儿劝他不要回国了,但住了1个月,老先生放不下,又回到阎良。 

   之所以回来,倪国民主要是担心国内人才不足。“运十”之后,国内造飞机的人才断档,要么是白发苍苍的老人,要么是初出茅庐的毕业生,中间层几乎没人。

   如今这批“爷爷辈”的老师傅陆续回家了,因为“孙子辈”的徒弟出师了,经过6年历练,一支中坚力量已然形成。

  中国到底哪个机场最热

  谭祥升自己不会开飞机,也不管飞行员,但6年试飞,他全程参与,地上的保障工作他都要管。

  “慢,是因为失败的次数多;失败,是因为不知道方法;方法,也只有在失败中找到。”中国商飞试飞中心副主任谭祥升带领的上海试飞保障团队,是试飞的配角,也是走在前沿的试飞探路者。

   2012年是谭祥升记忆中关于方法的“分水岭”。在此之前,许多和极端气象有关的难点科目失败一次又一次,整个试飞队伍有点横冲直撞、四处碰壁的感觉。

   2011年底,谭祥升的团队开始研究数据,赶在次年做高温高湿试验前,他们搜集了全国所有适合机场5年的气象资料,找出最佳机场,并且从月到天,定下试验的窗口期。

   有了大数据支持,找高温的机场,不再像过去那样凭感觉和经验,全国前三“火炉”排出真实名次:重庆、长沙、南昌。

   重庆最热,但机场太繁忙,而且周边多山,不利于飞行试验。长沙黄花机场也忙碌,试飞对机场日常运行也是负担,如果都不行,只能选南昌洪都飞机制造厂自己的机场。

   第三个选项最容易,但数据显示南昌不够热。试飞团队没有放弃,经过多方沟通协调,终于获得了在长沙某机场试飞的准许。 

   选机场坚持不退而求其次,对待温度也是一样态度。高温高湿试飞的温度标准是40℃,12天试飞中很快达到标准,全部试飞完成、完整数据拿到。但临走前长沙又升温,最高温41.6℃,酷暑难耐,试飞团队却喜出望外。

   因为他们知道,往更高的极限挑战一次,对未来的安全就是多一层保障。于是,所有试验重新再做。

   最热、最冷、风最大、冰结得最厚,每个试验团队都“抠数字”、“抠极限”,才抠出了5000多小时的试飞纪录,也抠出了值得信赖的安全保障。


图四:环球演示飞行线路停图
翱翔在北美

  2014年3月19日,是许多人生命中平凡的一天,但对于国产新支线ARJ21-700飞机的研制团队来说,这一天足以让其铭记一生。这一天,ARJ21-700飞机第一次飞出国门,开始了首次国外试验试飞,同时也踏上了“人生历程”中第一回环球飞行之旅。每一次起飞、降落,ARJ21-700飞机都在创造新的历史。

   3月15日从阎良出发,ARJ21-700飞机104架机途经俄罗斯、美国等国,历经14天、航程14000多公里的长途飞行,于3月28日安全抵达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机场。


图五:演示飞行期间机场图


   在此后11天里,104架机以加拿大温莎机场为主机场,在北美五大湖区方圆2000公里的空域范围内,先后进行了9架次、27小时14分钟的试验试飞,圆满完成局方审定试飞要求的所有试飞科目,检测了飞机机翼、风挡、发动机短舱等部位的防冰除冰功能,并验证发动机、辅助动力装置、大气数据等系统在结冰条件下的功能,以及飞机的操控品质、失速性能等众多内容。

   返航时,104架机从加拿大出发,途经格陵兰(丹麦)、冰岛、挪威、奥地利、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和地区后安全返回位于西安阎良的中航工业试飞中心。

  至此,ARJ21-700飞机104架机在此次试验试飞任务中先后飞越了亚洲、太平洋、北美洲、大西洋、欧洲,完成了总航程6万里的环球飞行,沿途共经停10个国家的18个机场,其间经受住了暴风雪、吹雪、大侧风和风切变等各种恶劣气象环境的考验。

  ARJ21-700飞机此次走出国门圆满完成自然结冰试飞,有力扫除了困扰适航取证的又一“拦路虎”,向局方表明了飞机在结冰气象条件下的符合性,证明了飞机在结冰气象条件下飞行的安全性。飞机跨越三大洲、两大洋的长途跋涉,充分验证了飞机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各种复杂严酷气象环境下的适应性、可靠性和安全性。此外,ARJ21-700飞机北美自然结冰试飞打通了中国民机到国外试飞的通道,为后续国产民机型号在国外开展特殊气象条件下的试飞工作积累了经验,铺平了道路。

  我们走向了世界

  罗荣怀(中国商飞公司副总经理、ARJ21项目总指挥):北美四月未见花,万里迢迢赴温莎,异国风雨无两样,他乡云雾有参差。拂晓反复辨航线,落日回来披冰渣,四年追云逐雪事,一朝梦圆报国家。

  赵越让(中国商飞公司副总经理、北美联合外场试验队大队长):此次试验意义重大,标志着我国民机产业发展进程迈出的一大步。我们走向了世界,我们的飞机也可以到欧美那儿进行试飞;我们可以离家那么远,可以用全球的资源。

  赵鹏(ARJ21首飞试飞员):这一路,空中管制员对ARJ21很有兴趣,几乎每改换一个频率,一个扇区,他们都会问,你们飞机是什么型号,从安克雷奇到乔治皇子城,到克利夫兰管制区,芝加哥管制区,到温莎,包括多伦多管制区、蒙特利尔管制区都会问同样的问题。从亚洲飞到北美,展示了我们国家航空工业的水平,引起沿途航空业界的关注,让他们对我们有很大的好感和认同感,这对我们未来更有利。

  赵志强(ARJ21飞机局方试飞员):最后一次试飞,飞机离本场有五六百海里的距离,油量已经很少了,过几分钟就得返回,但是我们还是不想放弃最后几分钟的机会。我们进入了前方一块比较明显的云,做最后一次尝试,就5分钟。我立即告诉机上负责通讯和空域协调的NTI公司的飞行员,赶紧申请在原地等待航线,同时申请4000到5000英尺高度的机动空域。1分钟不到,空域许可就反馈回来了,我们操稳的试验点就在这最后几分钟完成了。作为一名局方试飞员,我是代表政府,代表公众利益对飞机进行一些验证和评估工作。这一次自然结冰试飞对ARJ21-700飞机按照CCAR-25部适航审定条款的相关内容进行审定试飞,目前这些适航条款都是国际同步的,是国际最高标准的条款,我们是验证了条款的符合性,这个是试飞重要的意义。

  Klaus Markgraf (北美自然结冰试验合作伙伴加拿大NTI公司地面维护负责人): 这次试飞是极好的体验,我特别乐在其中。我仔细地观察过ARJ21-700飞机104架机,很欣赏她的设计构造。飞机机舱宽敞,采用了先进的引擎、燃油效率非常高,所采用的线传操纵系统是最现代化、最主流的,航电系统也是最新的。新引擎和新机翼等相关构造的杰出组合,让人不得不说这款飞机整体设计得太好了。我认为这款飞机将成为支线客机中的翘楚。就我个人而言,我特别喜欢她宽敞舒适的内部空间。我这么高的个头走在在机舱内也不会碰到头,我很喜欢这一点。这绝对是个好卖点。我相信ARJ21将会是一款满足市场需求的、非常成功的民机产品。

  ARJ21一小步,民机产业一大步
“四年追云逐雪事,一朝梦圆报国家”是ARJ21项目总指挥罗荣怀在完成此次试验后的感慨。对于ARJ21项目本身来说,北美之行攻克了其取证路上的大难关,对于中国民机产业的发展来说,此次走出国门完成试验,则为后续机型完成特殊气象试飞任务开辟了新的道路。同时,此次环球飞行,ARJ21也向世界证明了其安全性、可靠性。

   试验的顺利完成一方面标志着新支线飞机具备了在极端恶劣天气条件下安全运营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标志着申请人和局方完全掌握了自然结冰试飞领域的相关技术,其中包括试飞组织、准备、实施、决策、数据分析以及对条款符合性的判断。同时局方试飞员在试验中所积累的经验,还能为航线飞行员提供相关领域的培训,如告知飞行员什么样的气候容易结冰,应该避免,以及万一结冰之后,如何快速脱冰等。这些培训对民航安全运营具有指导意义。

   此次参与北美自然结冰试验的技术团队中的很多都是年轻人,以试飞工程师团队为例,很多都是年轻的“80后”。这些在项目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民机产业发展的蓬勃朝气。

   面对飞机取证交付时间的日益临近,“走出国门做试验”的念头在项目团队领导的脑中浮现。而事实上,这个想法早在两年前就已经有了雏形。据ARJ21项目总指挥罗荣怀介绍,利用全球资源进行飞行试验在民航业并不是一件新鲜事。以空客为例,A320的高寒试验是在俄罗斯完成的,大侧风试验则在冰岛完成。因此在国内捕捉天气无望的情况下,2012年,ARJ21型号总设计师陈勇和首飞试飞员赵鹏就曾先后赴北美和欧洲进行考察,最终选定北美地区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FAR-25部中对于自然结冰气候条件的判据是根据北美五大湖地区的气候条件制定的,而中国民航局CCAR-25部在很大程度上是FAR-25部的翻版。因此,如果能够到该地区进行试验,寻找适合的天气应该会容易许多。而真正的难点在于中国商飞将如何像行业巨头那样动用全国乃至全球资源完成这次试验。现在看来,ARJ21不仅走向了世界,也载着中国民机产业向前迈了一大步。


图六:2015年公司全新制服盛大发布

图七:成都航空飞行队伍在党旗下宣誓

图八:成都航空机务队伍在党旗下宣誓

筑梦在成都

  2014年10月29日,一个普通的工作日,全国流量第四大的成都双流机场依旧是一片繁忙的景象。早上9点40分,一架从贵阳飞来的支线飞机稳稳地降落在双流机场西区的219停机位上,看到它的身影,空管、地勤,还有成都航空的工作人员都有些兴奋。从成都到贵阳,从贵阳回成都,将近3个小时的航程、1400公里的飞行距离,全程无误点、无故障,ARJ21-700飞机完成了它在正式航线上的第一次模拟飞行,拉开了取证交付前的最后一个试飞科目——申请人表明符合性功能和可靠性专项试飞的序幕。

  B-938L
  10月底的成都已经有了丝丝寒意。29日清晨,天刚拂晓,机场昏黄的灯光下,ARJ21-700飞机105架机跟其他飞机一起静静地在停机坪上排队,等候指令。105架机是中国商飞公司交付首家用户成都航空公司两架飞机中的一架。而在双流机场,她有了一个临时航班号:B-938L。

  6点56分,各项准备工作完毕,关舱门、滑行、加速……随着一阵响亮的轰鸣声,B-938L犹如一只轻盈的鸟儿腾空而起,平稳地向着更高的云层爬升,直至消失在旭日东升的晨光中。



图九:2014年12月30日,中国民用航空局向中国商飞
公司颁发了ARJ21-700飞机型号合格证,这是我国首次
自主研制的喷气支线客机获得自己的型号认定

图十:2014年12月30日,国产ARJ21支线客机获得
型号合格证,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
参观并会见参研参试和适航审定人员

   7点53分,经过近一个小时的飞行,飞机在贵阳机场安全着陆,在场地勤、机务人员迅速完成相关保障工作后,8点47分,B-938L再次从贵阳机场起飞,于9点40分顺利降落双流机场。至此,B-938L完美演绎了“快速过站”和“准点到达”,为首次模拟航线飞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走出机舱门,机长赵鹏显得十分激动,他说:“到了贵阳机场,当地机场的管理者还专门上飞机来看一看我们的飞机,对我们的飞机也很满意,认为飞机从客舱到驾驶舱都很先进。我问他们,我们的飞机是不是比你们预想的要好。他们说,好多了!”

  事实上,105架机是101-104这4架试飞飞机的“升级版”。其全机总共78座,包括8个头等舱座位及70个经济舱座位,3+2的座位布局让乘客在乘坐飞机时拥有更多的舒展空间,蓝色的座椅配上白色的客舱壁显得清新怡人。飞机上的洗手间、行李架、小桌板、阅读灯一应俱全,与普通的民用客机并无两样,其经济舱座位甚至比同类机型更加宽敞。

  特殊的机组

   对ARJ21来说,这是第一次正式航线模拟飞行;对此次航班的机组人员来说,这成就了他们各自不同的第一次。试飞员第一次在驾驶ARJ21时穿上了民航飞行员制服;试飞工程师第一次当起了兼职空乘;记者第一次坐上了ARJ21新支线飞机。
B-938L首个航班的机组成员共11名,包括3名飞行员、2名试飞工程师、3名制造商及试飞项目代表,以及3名记者组成的特殊乘客队伍。

   试飞工程师张大伟、王虎城已经跟随ARJ21飞机飞了好几个年头,这次的试飞任务却显得尤为特殊。除了认真记录下飞机飞行时各个方面的数据,履行好试飞工程师的职责外,他们还要承担起空乘的职责,安全讲解、送餐送水、清扫客舱一样都不能少。张大伟告诉记者,为了做到百分之百“真实模拟”,他们还专门参加了空乘服务专业培训,力求为乘客们提供机上优质服务。

   ARJ21飞机虽然已经试飞6年了,但是请记者登机体验尚属首次。对于三名记者来说,他们无疑是幸运的,而首次ARJ21飞机之旅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模拟航线运行试飞与普通航线飞行完全一致,相关工作人员还贴心地为首批登机乘客准备了限量版登机牌,让人们能留住与ARJ21新支线飞机一同翱翔蓝天的珍贵回忆。

  大考进行中

   相比以前针对一个个专题的试飞考试,模拟航线飞行更像是“综合大考”,好比汽车驾驶的“小路考”和“大路考”。飞机状态也有很大区别,以前试飞时机舱里没几个座椅,布满管线、设备,如今一切和正常民航飞机没有差别,还搭载了真正的乘客。要想让为期一个月的模拟航线试飞顺利完成,机组、勤务、航务、机务等工作都需要完全配套。

   因此,主制造商中国商飞公司、飞行试验单位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及首家用户成都航空提前一年半就开始着手准备,并成立了与真实航空公司的组织架构、运行机制等完全一致的模拟航空公司,开展飞机运行及保障工作。三家单位联合建立相关组织机构,包括航空公司日常运营所必需的飞行部、维修工程部、运行控制部、质量管理部和客户服务部,并依据飞机飞行手册(AFM)、机组操作手册(FCOM)和飞机维护手册(AMM)等相关文件进行试飞。

   同时,中国商飞公司按照ARJ21-700飞机型号合格证(TC)和生产许可证(PC)持有人的职责,成立模拟运营支持团队,参照飞机交付后的运营模式进行支援和保障。

   为了让飞机的每次起飞降落都顺利进行,模拟航空公司还成立了十个工作小组,派往飞机将要前往的十个机场,时刻准备迎接ARJ21飞机的到来,确保飞机无论何时何地遇到任何问题都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支援。

   赵鹏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每天飞机起飞前,成都航空的相关工作人员都会按照航空公司的正常流程将当天的飞行资料交给飞行员,并结合航路特点,为其讲解气象信息、目的地机场信息及备降机场信息,甚至还会在飞机降落前精确地告知飞机应该降落在目的地机场的几号停机位上。细致的工作让每一次飞行更加优化,也充分体现了模拟航空公司的各项工作十分到位。

  最后48米冲刺

   如果将ARJ21飞机的试飞取证工作看做是攀登高达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那么,在经历了6年、5000多个小时、3000多架次的试飞后,最后48米的冲刺就是ARJ21飞机的最后一场考试——功能与可靠性专项试飞。

   功能和可靠性试飞是飞机模拟航线运行的飞行试验,以确保飞机以及零件、设备在交付后的运行中功能正常且安全可靠。根据中国民航局适航审定要求,ARJ21飞机功能和可靠性试飞需要进行300飞行小时的验证,其中150飞行小时结合其他审定试飞进行,其余150小时需要通过模拟航线运行专项试飞来开展。

   本次专项试飞以成都双流机场为主基地,往返于成都、西安、银川、贵阳、桂林、海口、福州、舟山、石家庄、天津10个城市的机场之间,分别模拟长、中、短航线共计百余架次的飞行,单日最长飞行时间达10小时。试飞主要内容包括雨天、夜航等环境适应性试飞,仪表飞行规则和目视飞行规则下的白天和夜间起降,并对空调、自动飞行、通讯、电源、导航、起落架等多个机载系统进行使用循环操作,检查各系统功能实现情况。

   据此次试飞项目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本次模拟航线运行试飞将要前往的机场都是经过工作人员前期深入调研后确定的,航班时刻表也通过了中国民航局的审批。高强度的飞行计划、多种类型的航线设计及各种环境下的飞行都是为了向社会公众证明:我们的飞机安全可靠。

   为了安全可靠这四个字,参与ARJ21飞机项目的中国民机人付出了太多心血与汗水。阎良、上海、成都、乌鲁木齐、嘉峪关、海拉尔、三亚、东营、珠海、俄罗斯、加拿大……ARJ21飞机5258小时的试飞时间,超越了曾是世界上试飞时间最长、长达4800小时的波音787。

   如今,随着取证交付的日子越来越近,ARJ21飞机也即将面临投放市场后的又一重要课题——如何运营好。正如成都航空董事长庄浩刚所说:“飞机最重要的还是要运营好,制造不是目的,运营才是目的。”据了解,为顺利接收首批ARJ21交付飞机,成都航空已经培训了多个机组,地勤、服务也都经过了培训,如果今年顺利实现适航取证,预计明年上半年就能正式投入航线运营。

   对于ARJ21,我们期待了太久,但我们始终坚信,在不久的将来,它终将会在世界民机舞台上绽放光彩。

文章来源:中国商飞公司新闻中心
 

 

川公网安备 51012202000100号